Friday, March 20

再谈 学习华语

(It might be too long to write as comments to reply to the previous post, so I am writing as a new post instead)

三十年前,政府推广讲华语运动的目的,是为了“少说方言”。我一点也不同意把方言连根拔起,可是我同意大家应该有一个共同的语言。当年福建人和广东人水火不容而导致社会的动荡和无为的流血事件,所以我觉得大家都讲华语是必要的。

随着经济的起飞,我们与西方国家有紧密的贸易关系,英语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语言。我们这一代的父母,许多都因为不懂得英语而被时代边缘化。空有满腹墨水而无用武之地的他们,一辈子郁郁不得志。因此,为了不让下一代重蹈覆辙,他们铁了心,不管自己的英语有多么破烂,他们都要让孩子学英语,讲英语。这中间,或许还有一点点弥补自己的自尊心的成分在内。

做惯了奴隶,都忘了自己是自己的主人。现在,我们的下一代竟然问:“我为什么要学华语?”对不起,他们是说:" Why must I learn Chinese?"更让人感到可悲的,是他们还引以为傲地说:"I don't know how to speak Mandarin."我眼中的他们,是一群手脚铐上铁链,脖子架着一个枷锁的奴役,自豪地说:“我为什么要自由?”当然,这是他们的自由。林肯总统要解放黑奴,黑奴也可以指责林肯说,你为什么硬要给我锁匙强迫我打开我的脚镣?

二三十年前的大环境,与现在完全不同。当年我们的大环境并不是英语普及的一个社会,加上没有家庭环境,我们学起来很艰苦。现在,英语已经是强势语言,你想去拒绝它都办不到。如果在家中,家长还不保留学习华语的环境,那么我们怎么能把责任推到“华语”的身上去而不做自我的反省?

我不是在主张每个人都必须在家里讲华语。我的最基本原则,是你必须跟你的孩子说标准的语言,无论那个是什么语言。“标准”或者太苛刻了。但是至少是把语言的污染减到最低的那个语言。其次,就算你自己不会说华语,你能够做到的,就是鼓励孩子喜欢这个语言,或者陪他们一起学习这个语言。言教不如身教,没有什么比爸爸妈妈的榜样更有力量了。

时代已经不同了。如果硬要把经济价值和语言学习挂钩的话,那么,当年我们的劣势将会是我们孩子的优势。

不要剥夺孩子学习自己母语的机会。孩子对那个语言有什么看法,有一半的责任是父母怎么灌输他们对这个语言的认识。

身为一个华文老师,我不要求你在家里一定要跟孩子讲华语。我只希望你多给他接触华文的机会,多给他对华文的热情。至少,你要做到不要让孩子抗拒这个语言,你才对得起他。



Kimberly:
你要记得,你的名字是你学习时的最好提醒。在能够自由自在地在钢上弹奏出如的曲子前,你必须刻苦地学好你的基本功。你的中小学老师在帮你打好基础。模仿,背记是打基础的一部分。在你有了一定的功力之后,你才能融会贯通,展翅高飞。所以,你要好好谢谢你的中小学的华语老师。没有他们,你也没有办法在高中的时候更加愉快地学习更多的华语知识。

1 voices:

lovelyloey said...

年轻一代的那种“why must I learn Chinese" 的想法莫非与教育制度挂钩。从小学就得背负着”我是华族,就算家里三代不说话语,我在学校一定要学华语"的包袱。华语对这群人来说,不是母语,是second language. 但教育方面在小学期间无法包容这一类的学生,造成他们对华文越来越疏远,越来越讨厌。如果syllabus B 可以在小学实施,我相信会有更多学生更乐意接触华文,至少会有basic communicative competence。 很多人都不了解为什么要学华文。可能是不重视文化根源吧。

至于我这年纪在大学的学生,也许我们已经看透并接受种族和文化之间的关系是一种假象,是别人套在我们身上的一种划分法。 我们强调的是选择性-- 如果我们学好华文,那是我们的选择,不是我们的使命。虽然说我们的态度虽然是太过理化,但这是新一代思想。当然,国家有国家的想法,遵从的人也不少,我们这一代也妄想实现思想改革。看不过眼的就往外国走了。